您现在正在浏览: 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动态 » 正文
 

乘风破浪的Surveyor—记一次舞毒蛾检查

发布时间: 2020-09-01 10:34:50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 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要评论()
摘要:
 进入三伏天的太阳明显毒辣了很多,阳光透过一碧如洗的天空再经过平静如镜的海面反射热辣辣地照射在人的脸上,闪耀得人睁不开眼睛。空旷的海面上没有一丝风,仿佛空气都被炙烤得懒得动弹一下。高高在上的太阳、沉闷无风的大海,给这炎炎的夏日增加了热辣、烦躁!海面悄无声息,仿佛时间都静止了,只有一艘交通艇的马达在这海面上肆意地轰鸣,船尾泛起像彗星尾巴一样长长的白色浪花。颠簸的艇上坐着三位来自温州检验认证有限公司的检验员,此刻他们正穿着齐整的、不透气的长袖工作服,带着安全帽和口罩,前往圆屿锚地进行舞毒蛾检查工作。
 
 
这是中国检验认证集团(CCIC)和北美植物保护组织签订的一项长期业务,为入境北美的船舶进行亚洲型舞毒蛾(AGM)检查,旨在确保接受检查后的船舶无携带亚洲型舞毒蛾或其虫卵,保护当地的生态。
 
虽然有十几年工作经验,可是今天的任务仍然让这三位检验员既兴奋又紧张:兴奋的是检验地在锚地,那里有真正的蔚蓝大海——他们虽然长年累月和船、港口、大海、潮汐打交道,却从来没有登上过孤悬于海中的船;紧张的是检验地在锚地,根据圈内的传说,锚地大概率挂靠条件恶劣,连上船都是一件冒着生命危险的事情。
 
渐渐地,待检的船舶从视野中海平面的空白变成一个小黑点,再变成一个隐隐约约的船的轮廓,再到船体清晰可见的“LPG”,检验员也越来越兴奋和紧张。富有经验的交通艇围着船转了一圈,借着大船巨大的船体的保护,在背风处慢慢停下,摇摇晃晃地搭靠上大船,船老大示意船员放下旋梯。此时船正在排放压载水,甲板距离海面有很长一段距离——根据吃水线估计大约有10来米。检验员捏了一把汗:根据船上舷梯的长度和交通艇的高度,直接登舷梯上船似乎有点困难。那就意味着,需要大船放下软梯,而检验员必须在起伏的一叶扁舟上瞅准时机,跨过交通艇和LPG船的空隙(下面就是大海)抓住软梯,顺着如同峭壁般笔直的船舷爬到甲板。一定、千万不要回头或者往下看那湛蓝的海水在你的脚底下起伏!检验员心里掠过一丝阴影,他知道爬软梯的感觉:就像一只蚂蚁来到了摩天大厦顶楼看着下面川流不息的汽车来来往往,你不自觉得就会头晕目眩。
 
幸运的是,这艘新造的船舶舷梯角度足够大(大约60度),其最大角度处,舷梯和交通艇的距离刚好够一个中等身高的人站在交通艇缆绳桩处够到舷梯。鉴于船舶正在排水,这个距离只会越来越大,检验员要抓紧时间,否则,上船就会变成一件非常困难和危险的事情。他们小心翼翼地平衡着身体,站在交通艇的边沿缆绳桩处,向上抓住舷梯的台阶,用一个类似于引体向上的动作抓住舷梯,使劲爬上去。透过没有布救生网的台阶间空隙,检验员看到海水不断冲击着交通艇和船舷,泛起一波又一波的白浪。他们提心吊胆地走着这看似短暂实则漫长的台阶,出了汗的手紧紧握住舷梯的栏杆,就像抓着救命稻草一样,生怕因为太高而晕眩。
 
脚步踩在甲板坚实的钢制底板那一刻,检验员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流下来;下面的交通艇已然变得渺小,艇上的人做了一个OK的手势。“终于‘上岸’了。”检验员心里暗自说道,擦了擦额头的汗。
 
在和船方进行简短的会晤之后,检验员便开始对塔楼、甲板、船舷等各个地方进行全方位的检查。这是一项技术活,也是一项体力活。在这个坐着不动都要出一身臭汗的夏季,检验员穿着长袖工作服,带着口罩,腰间挂着工具包,脚踏着厚重的劳保鞋在阳光下,在每一个可疑的地方抬头、弯腰、寻找;对于难以直接观察的角落,还需要借助望远镜、手电筒和反光金属片进行观察。七月炙热的阳光一点儿也不客气,穿过无云的天空直接照射在裸露的甲板上,甲板上的温度可以把鸡蛋直接烤熟;风也停止了步伐,自顾自躲在角落里。三伏的阳光是如此热烈,哪怕给它一个太平洋,它都能把它炙烤成撒哈拉大沙漠。果然,不一会儿,检验员身上本来显得宽松肥大的衣服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紧身衣了——这浸透汗水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身上,湿漉漉,粘乎乎!整个人也像是刚从泳池里出来一样。太阳的照射让甲板变成一个考虑,也让衣服和皮肤之间的空隙变成一个烤炉,检验员就是在两个烤炉的热情招待下工作。豆大的汗水一滴一滴不停下落,口中呼出的热气经过口罩的冷却又变成了水分黏在嘴唇和口罩上,钢头的劳保鞋又闷又热,不敢想象晚上回家脱下来会熏到多少人。“我们应该庆幸,这艘船来自国内,是安全的,免去了防护服,防护面具的麻烦。”检验员这样安慰自己。尽管是新造船舶,他们也不敢怠慢,将每一个可能的角落都仔仔细细认认真真检查一遍。
 
几个小时的检查终于结束,刚一进船方办公室,一阵冷气扑面而来,直接吹到被晒得热辣辣的脸上,让检验员觉得再也没有比“冰火两重天”更合适的词来描述此刻的感受了。文件顺利交接,所有事项完结。
要下船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检验员尽管心里还是打着寒战,但还是顺利从舷梯跳上摇摇摆摆的交通艇上。回来的路上,小小的交通艇在大海水一起一伏跳动,空荡荡的肚子随着一起翻江倒海,一股无名火在胸口郁积,胃酸不断涌上检验员的嘴边。还好海上有了一点热风,多多少少消解了那翻上来的酸味,也吹拂着检验员渗满汗珠的额头。望着船头无边无际的大海不断被交通艇劈成两半,检验员脑海里不禁跳出这样的一句诗: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在这个2020年火热的夏天,乘风破浪的姐姐们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吸引了全中国的目光。可是有一群人,夏天顶着炎炎烈日,穿着密实的长袖在满是粉尘的堆场取样;冬天迎着刺骨寒风在通透的甲板上,借着微弱的灯光读取压载水数据。他们是乘风破浪的Surveyor,以一种人们觉察不到的方式,用他们的平凡、汗水、专业和奉献精神默默地打造中国检验鉴定行业旗舰的每一块钢板,每一块龙骨,每一个框架——他们始终相信,终有一天,这一艘旗舰会乘风破浪!
Tags: 本文暂无Tags!

网友评论 已有 0 条评论,查看更多评论»

评论内容: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诚聘英才 - 友情链接 - 合作服务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管理登录
电话:0571-56551688、0571-85786188 传真:0571-85786199 Processed in 0.016 second(s)
Copyright © 2013-2014